推廣 熱搜: 酒釀蛋  app  畢業證    區塊鏈  球閥  煤安  機電  GDA  美麗俏佳人酒釀蛋 

家族信托,火了一場守業游戲

   日期:2020-01-09     瀏覽:4    
 穿過歷史,它正在圍獵新一輪的“富豪”。
 
過于慘烈的財富破壞力,令富豪們對子女的婚姻心有余悸。
美國家族傳承教父級人物,詹姆斯·休斯,甚至把富豪們害怕的女婿大致歸為兩類:財富的獵人(The Fortune Hunter) 和俱樂部的男人(The Club Man)。
財富的獵人——婚姻目的就是金錢。富豪擔心,他們是否會傷害、拋棄自己的女兒?他們是否會接管家族企業,和女兒離婚并將公司利潤隱匿于一個離岸賬戶?……
俱樂部男人——仿佛是履行繁衍后代的義務,無事時便隱退到他的“俱樂部”。在女方家族看來,這類男人沒有能力為家族帶來新的人力資本、智力資本和社會資本。
縱橫之間,落子皆是關聯。
婚姻這場博弈錯綜復雜,和分家、敗家、拆家三大風險都有所關聯。
它涉及到夫妻財產分配,也涉及到生兒育女后代繼承。對財富人士而言,它的影響甚至早已超越了自己本身的家庭,更有一波可能“躺著中槍”的,如企業、股東、員工等。
當婚變之訴響起,也許只是跌落神壇的一個開始。
無論是中產階級還是特權階層,富豪還是超級富豪,都對婚姻關系造成家族社會地位的降低深感厭惡。而他們為此祭出的法器,一為婚前協議,一則為家族信托。
這其中就涉及到了家族信托的多個功能,如資產隔離、后代繼承、合理避稅……無論是“分家”,還是“敗家”,亦或是“拆家”,都兼顧一二。
在婚姻與家庭里,在愛與親情面前,錢曾是一個有些尷尬的字眼,但與浪漫相比,還是財富的保護更為真實一些。
03
圍獵
資本市場云波詭譎,一招不慎損光家產的不少,折戟沉沙的人前仆后繼。
伴隨著歲月流逝年齡的增長,家庭傳承也隨之進入了高峰期,超過23%的高凈值人士已經開始安排財富傳承,超過25%打算在未來3年內考慮財富的傳承。
這一趨勢在超高凈值人群中更為明顯。眾多“富一代”恍然意識到,原來他們已經從“創富”邁入到了“繼續創富”與“守富”“傳富”三者并存之境。
一場守業游戲,正在財富人士之間火熱競逐。
而圍獵這些超級富豪的“最佳捕手”,就是——家族信托。
◆ 去年末,李嘉欣公公許世勛離世,留下了420億驚天遺產。
一個風流紈绔的“敗家子”,一個“野心勃勃”的兒媳,八卦群眾等著吃瓜。但最后遺產誰也沒得,老爺子設立了一個家族信托,兩人每月領200萬生活費。
◆ 今年9月,向佐和郭碧婷結婚,一代香港娛樂大佬的傳人,當其母向太被問“家里財產怎么分”,回答依舊是“家族信托”。
學步歐美、學步香港豪門,內地富豪更是紛紛試水。
◆ 2014年,阿里巴巴上市,馬云通過離岸家族信托持有大部分股份,市值約1119億,馬云家族作為受益人,無論婚變或傳繼,都無恙;
◆ 2018年,孫宏斌設立兩個家族信托,先后將所持融創幾乎全部股份46.4%,價值459億的資產,全部裝入了在美國設立的孫氏家族信托。
媒體嘩然一片,有解讀為避稅操作,也有人解讀為隔離資產、掌握企業控制權。
68家信托公司也聞風而動。
截至2018年末,在68家信托公司中,共有36家實質性地開展了家族信托業務,以資金信托為主,業務總規模約為850億元。
圖片來源:中國信托業協會
自2018年37號文之后,家族信托就呈井噴式中國式“覺醒”。
資管新讓信托業也感受到了緊迫,所有人都在資管新規之后感受到了寒冷,但37號文卻網開一面,明確公益(慈善)信托和家族信托不適用于資管新規。
山重水復疑無路,供給端仿佛在寒冬中看到了轉型的曙光,2019年三季度全行業家族信托規模較二季度末提升50.99%,增速無人能敵。
藍海在際,68家信托公司也在其中窺到了巨大的機遇,不僅要幫“一代”傳好財富,更要讓“二代”甚至更多“后代”學會繼承巨額財富。
來自于供給端和需求端的雙重推動,給這一輪新的富豪“圍獵”添了一把更大的火。
04
深思
無論是港資豪門,還是內地富豪,都紛紛設立家族信托,在一場守業游戲中火熱競逐??杉易逍磐姓娴挠锌雌饋砟敲赐昝绬??
非也,每一種制度,都有利弊之辯。
比如說,家族信托可能導致家族成員對企業竭澤而漁。
當經濟資源由家族成員共有時,成員們傾向于爭先恐后把它據為己有,以爭取個人利益最大化,由此導致的最壞情況,就是經濟資源被過度使用,過早耗竭。
家族結構比較簡單、成員較少、情況可控時,家族信托不失為一種財富傳承妙計;但當家族愈大、受益人愈多時,信托所產生的“官僚架構”就會成為一個負累。
如當年的新鴻基,郭氏家族。
為防止兒子分家爭產,郭得勝與妻子設立信托基金,受托人為匯豐國際信托有限公司,受益人為妻子和三個兒子郭炳湘、郭炳江、郭炳聯。
成立信托基金初衷,為的是希望三個兒子共進退,最終卻以三兄弟內訌爆發、反目成仇分家爭權、鬧上法庭、信托兩次重組、企業受損嚴重為結局,涼也,悲也。
再比如說,再天衣無縫的家族信托,可能也抵不過人心。
如當年的梅艷芳家族信托。
身患癌癥后便設立,其母為受益人,每月規定其母領取7萬元生活費直至去世。
最后以其母認為應該得到女兒所有遺產、不斷挑戰法律,屢次控告信托公司、律師、法院為收場,其母無力支付律師費,所有都從信托收益中“透支”,最終該計劃只能宣告個人破產。
如果沒有足夠的智慧去應對人性之叵測,再完美的計劃也可以被玩弄于鼓掌,淪為悲劇。如同千年前那場“托孤”,如果不是諸葛亮,劉氏的結局也許更令人扼腕。
對富豪們來說,家族信托最終只是一種制度安排,成功與否的關鍵,是人和。
所謂的傳承,傳承的不僅是財富,更是文化;所謂的守護,守護的也不僅是家業,更是價值觀。
為什么而傳承?傳承什么?如何教育子女?家族精神是什么?不僅困擾著巨富之家,當中人性的淵藪和制度的平衡,同樣值得每一個人深思。
https://www.pixiuvip.com/

特別提示:本信息由相關企業自行提供,真實性未證實,僅供參考。請謹慎采用,風險自負。


0相關評論
相關行情
推薦行情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VIP升級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湖北11选5彩票通软件 辉煌棋牌最新手机版下载 广西彩票11选五查询 博乐填大坑二维码 意甲联赛冠军次数排名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视频 上海配资期货公司 明星麻将上海敲麻 休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江苏7位数玩法说明 江西多乐彩购买